劉憶如專欄:美國開打貿易戰的籌碼與代價

劉憶如/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、台灣大學財金系兼任教授
出版時間:2018/09/25 00:05,蘋果日報

美國股市今早盤走跌,反映美國和中國貿易戰升溫,美國和中國已祭出更多關稅,時間拉長來看,美國還是需為貿易戰付出代價。路透

自昨日(9月24日)起,美國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%關稅,且預定自明年((2019)) 1月1日起將加徵稅率調高至25%。同步地,中國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,亦自昨日起加徵5%至10%的關稅。另外,依據《華爾街日報》報導,為抗議美國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的加徵關稅,中國已取消原定9月27日的赴美談判行程;中國在日前更明言「不會在美國施壓的情況下與美談判」;美國對中國「且戰且談」的貿易戰策略,因此目前看起來不見得奏效。儘管如此,美國卻似乎仍胸有成竹,照著既定計畫持續作戰,這究竟也反映美國開打貿易戰,其實籌碼不少的現況吧!

既然要談籌碼,就先分析一下原則上「貿易戰」需付出些什麼代價;再來看看美國是否有恃無恐。首先,美國自今年3月貿易戰開打以來,先是對各國輸美的鋼鋁加徵關稅。不論是一般的25%及10%的關稅,或是8月懲罰土耳其加倍的50%及20%鋼鋁關稅;都讓美國的進口原材料成本墊高。其次,8月底與墨西哥簽署的美墨雙邊協議中,對於汽車零組件「原產地比例」要求的大幅提高,以及生產者最低工資的比例要求;都是屬於「非關稅障礙」的貿易戰之一環。再來,當然還有規模最大的對中國這兩波的加徵關稅;7月及8月的500億美元、和昨天開始的2000億美元商品;分別加徵25%及10%關稅。

以上所有這些關稅或非關稅型態的貿易障礙,對一個國家最直接的影響首先是造成物價的上漲;接著利率往往被調高以抑制通膨。另外,民間消費及投資也會因為進口價格上升、利率上升而減少;種種這些,都造成這個國家經濟成長的傷害。尤有甚之地,如果是像美國、中國這陣子「你來我往」的對決,引發中國亦對美國輸中產品報復性的加徵關稅,當然更會引發美國對中國出口的減緩進而降低經濟成長;這些都是一個國家開打貿易戰時所需付出的代價,也是貿易戰過程中,往往「殺敵一千,自損八百」的主因。

但是,以美國現階段的狀況評估,卻顯示美國目前籌碼相當充沛,因此這些貿易戰所需付出的代價,至少在短期內不足為懼。首先,美國近來物價雖有上漲,但幅度不大;今年8月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(CPI)雖較去年同期上2.8%,卻仍處於歷史低點,並無通膨疑慮,因此後續接受物價上漲的空間仍大。其次,美國聯準會現在正在實施量化緊縮(QT)的縮表政策,美元短期利率因此上調;但因無通膨疑慮,短期內上調幅度也不會太大。更何況,就算需要上調,目前美元2年期公債的短期利率和10年期公債長期殖利率,都僅在3%左右,也是處於相對歷史低點;因此籌碼亦豐。

最後,即使是經濟成長率,美國目前也有亮麗表現:美國今年第二季經濟年成長率達到4.1%,股匯表現更遠勝全球(例如今年3月以來美元指數上漲了4%;過去1年以來美股綜合報酬率19%則遠高於全球不含美股之2.9%);這些成果作為美國貿易戰籌碼,益發助長美國總統川普的氣焰。

但儘管如此,將時間拉長一些來看,美國當然還是需為貿易戰付出代價。尤其,雖然通膨處於歷史低點;但是一旦民眾及企業面臨價格的上揚,切身之痛可能就不是「與歷史數據比較」的問題了。屆時,美國應會有來自於其國內民間的壓力,而在一個民主社會中,這終究是違背自由貿易主義的美國貿易戰,所需付出的代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