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憶如專欄:美中貿易戰 台商如何重新布局

劉憶如/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、台灣大學財金系兼任教授
出版時間:2018/10/30,蘋果日報

美中貿易戰開打,在中國大陸生產製造、且產品外銷至美國的企業衝擊最大;許多的在陸台商,卻正屬於這個範疇。

  截至今年9月24日,美國已對自大陸進口的2600億美元產品,加徵25%或10%的關稅,且宣布將在明年1月1日時把10%的稅率上調至25%。預計加徵的25%關稅沒有一步到位,代表著還有美中雙方談判的空間,同時也因此讓目前在中國設有生產基地的多國籍企業(包括美商和台商),多了一段3個多月的緩衝期。
以台商而言,有一些原本就在大陸之外有生產據點的企業,今年以來更加積極地調整海外生產線布局比重;而原來全部壓寶在大陸生產的台商,也已開始評估至第三地另起爐灶的利弊得失。
遷移生產基地,是一項極為艱鉅的工作。除了搬遷本身所增加的成本外,更必須改變生產供應鏈的上中下游環節。因此,即使中國大陸這幾年來土地、勞工的成本飆升、環保意識抬頭;但許多大陸台商卻一直沒有具體的搬遷計畫。但是此次美中貿易戰的25%關稅,可能終於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;大陸台商的全球重新布局,已成為不能不面對的新課題。

許多台灣電子廠商這陣子以來擴大在美投資,或是擴增在德國、波蘭、捷克、匈牙利、荷蘭等歐洲生產線;另外,也更有新增或擴增亞洲據點的,包括最熱門的越南、柬埔寨、菲律賓、泰國等;當然,也包括台灣。
只是,再度展開的這一場全球競賽中,台灣能展現什麼樣的優勢去吸引台商回流?沒錯,台灣的研發、科技、創新和產業群聚效應,都是台灣的優勢;但要能和其他國家地區競爭,實有太多需要努力之處。
一方面,世界經濟論壇(WEF)最近公布的調查報告中,才剛將台灣的創新能力評為亞洲最強,並把台灣與德國、美國、瑞士並列為4個「超級創新國」。但是另一方面,台灣的環境是否能為這些創意的發揮提供舞台?去年台灣的外人直接投資(FDI)僅有32.6億美元,在全球63個評比國家中,排名54;是為後段班。尤其,如果連台灣的本土及外資企業,都因面臨「五缺」(缺地、缺水、缺電、缺人、缺工)而不願加碼投資時,我們能夠吸引到多少台商回流?台灣如何能在台商進行全球布局考量時,成為名單上的首選,是政府為了提升台灣薪資水準,責無旁貸的任務。
另外,生產面之外,大陸台商更應思考銷售面的布局,也就是工廠及市場都應有全新的規劃。許多台商在大陸深耕已久,產業供應鏈上中下游環節緊密,一旦需要另覓生產基地,代價極高。相對而言,如果改變的是銷售端而非生產端,改變的成本會較低;美中貿易戰的衝擊也因此相對較小。
中國近年來對歐洲出口的比重與對北美的比重大致相當,對東協等亞洲市場出口比重更超過對歐美出口;因此在大陸生產的台商企業亦可考慮減低對美出口,轉向開拓加強亞、歐、非等新市場;或是如果產業屬性符合,也可考慮降低外銷比例進而轉攻中國大陸內需市場;皆是一種彈性因應的策略。

台灣優勢應予發揮

最重要的,是要認知到美中貿易戰已是不歸路,即使打打停停,邊打邊談,也不是三兩天就會結束的事;大陸台商過去的舒適圈,也已一去不復返。不同產業當然有不同生產及銷售的布局考量,但不論進行何種新布局,都已到了箭在弦上的階段;而我們也期待台灣能把握此次的機會,提升投資環境吸引力,以符合台商全球布局新考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