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憶如專欄:平均薪資上漲民眾無感之解讀

劉憶如/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、台灣大學財金系兼任教授
出版時間:2018/09/18 00:04,蘋果日報

 

一般人對於薪資的「感覺」,主要源於與物價水準相較後的「實質薪資」,而非「名目薪資」。示意圖。資料照片

  行政院主計總處上周公布最新薪資調查,顯示台灣今年7月全體受僱員工經常性薪資(本薪)平均為4萬933元,較去年同月增加2.65%。這個薪資數據本身創台灣新高,今年1至7月的同期年增幅也創過去18年來最高;但對於這些亮麗的統計數字,多數民眾卻似乎普遍無感。同時,1111人力銀行上個月公布「上班族薪資成長調查」,顯示上班族平均已有3.47年沒有調薪,他們心情感受也因此是「薪情差」。主計總處的數據和民眾的感受,為何會有如此大的落差?

幾個可能的原因:首先,「平均薪資」並不代表「多數人的薪資」。例如,雖然今年7月份平均經常性薪資超過4萬元,但各行業差距甚大。例如電力及燃氣供應業6萬4000元、金融及保險業6萬1000元;但住宿及餐飲業為3萬元、教育服務業則更僅有2萬4000元。

若觀察今年1至7月,並加計加班費及獎金後的總薪資,則差異更加明顯。例如行業別中薪資最高的電力及燃氣供應業,平均每月11萬7000元、金融及保險業10萬元、資通訊傳播業7萬5000元;但教育服務業仍然墊底,僅有2萬6000元。

因此,所謂「平均薪資創新高」,很容易是因為受到少數高薪族群的數據影響而拉高,實不能代表多數人的薪資行情。日後主計總處若能在平均薪資之外,計算並公布「薪資中位數」,讓民眾知道目前台灣全體768萬受僱員工中,一半的人的薪資水準落在哪個區間,以及這個水準的成長情況,才比較能衡量台灣整體薪資變化情況,也才比較能減少統計數字與「感覺」之間的落差。

其次,一般人對於薪資的「感覺」,主要源於與物價水準相較後的「實質薪資」;而非「名目薪資」。因此,雖然依據名目薪資,台灣的薪資成長好像創了很不錯的紀錄;但民眾的感受卻未必如此。也就是說,就算名目薪資有所成長,但若薪資增幅追不上物價漲幅,造成購買力的下降,感覺「薪情差」自是其來有自。

具體而言,今年1至7月累計「名目經常性薪資」平均4萬769元,雖也創歷史新高;但扣除物價上漲幅度後,台灣今年1至7月份「實質經常性薪資」僅有3萬8105元(這是主計總處以2011年消費者物價指數為基期所做的平減計算金額),不但低於17年前(2001年)的實質薪資3萬8308元;也低於11年前(2007年)的3萬8520元;甚至其實落後於所有自2001年至2007年的7年期間之實質薪資。

也就是說,走過2008全球金融海嘯至今的10年後,其實台灣還沒有回復到海嘯前的實質薪資水準。在這種情況下,「名目薪資創新高」,意義不大。

尤其,雖然「薪資成長追不上物價上漲」已是一痛,但「薪資成長追不上房價上漲」,更使受薪階級對於名目薪資成長無感。台灣民眾的日常支出中,房貸或房租支出佔比甚高;對受薪階級而言,名目薪資的漲幅自然會拿來跟房價上漲對比。依據內政部資料,金融海嘯前的2007年底至今,台灣整體住宅價格指數上漲了近100%,但實質薪資卻不增反降;因此當年沒有房屋的民眾,現在若要靠著「創新高的名目薪資」購屋,有實際上的困難。這也難怪對於主計總處發布平均薪資成長的好消息,一般人不易有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