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憶如專欄:川普關鍵性的戰役

劉憶如/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、台灣大學財金系兼任教授
出版時間:2018/11/6,蘋果日報

劉憶如:此次美國期中選舉的關鍵是,如果民主黨至少拿下參眾兩院一個院的多數,川普後面兩年任期,就不會像前面那麼輕鬆,而且2020年的連任之路,就也不見得那麼容易了。圖:法新社。

今天(11月6日),就是全球矚目的美國期中選舉日了。此次美國期中選舉改選眾議院全部的435席、部分改選及補選參議院100席中的35席,以及36個州、3個美國領地共39位州長級首長。由歷史經驗看,期中選舉往往因產生「鐘擺效應」而有利於在野黨。依據目前民調,身為在野黨的民主黨今天很有機會拿下眾議院的多數,但參議院則較可能還是由共和黨保住微弱多數優勢。

絕對多數政務順暢

依據美國1787年《憲法》,總統選舉每4年舉行一次,國會選舉每兩年一次。與總統選舉同時舉行的國會選舉稱之為大選年選舉,在兩屆總統選舉之間的國會選舉則稱為期中選舉;期中選舉因此是一個重要的風向球。基本上,期中選舉的選票雖然也反映選民對其所在地地方性議題的看法;但整體選舉結果仍顯示美國民眾對現任總統就任後表現的認同程度。更重要地,期中選舉的結果,對一個現任總統後半段任期是否能有效地推動政策,有著關鍵的影響。

美國現任總統川普2017年1月20日就職以來,在「美國再度偉大」的宣傳口號下,推出非常多項重大政策。這些政策雖然爭議性極高,但因目前川普所屬的共和黨在參眾兩院都握有絕對多數,因此造就了川普制定和推動法案的順暢。川普就任後近兩年來,幾乎所有重大政策都是他說了算,甚至常常是由他在推特上發布;例如對進口鋼鋁加徵關稅、對土耳其進口鋼鋁的加倍課徵,或是片面解除實施了將近25年的《北美自由貿易協定》( NAFTA);當然更例如由川普一手主導的美中貿易戰。

國際貿易議題之外,川普在其他政策的推動上亦氣勢如虹。例如推出31年來美國最大減稅方案、擴張的財政刺激政策、嚴苛的移民法案、削減社會保障、調高藥品價格、退出《伊朗核子協議》且制裁伊朗、聲稱氣候變遷是場騙局並退出《巴黎協定》等等。兩年來唯一受挫的例子,僅為在推出醫改法案時,由於同為共和黨的參議員馬侃(John McCain)當時抱病出席,投下關鍵反對票(馬侃為亞利桑那州參議員,已於今年8月25日病逝),因而阻止了川普廢除前任總統歐巴馬的《平價醫療法》(也就是俗稱的歐巴馬健保法)。

財經政策影響不大

   因此,川普後面這兩年的任期,是否能繼續得到美國國會全面的支持,答案全繫於今日的期中選舉。如果民主黨在參眾兩院任何一院得到多數席次,則對川普政策推動將產生制衡的阻力;但是當然也有可能在日後因此形成政治僵局,進而對下一任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造成重大影響。

歐巴馬在兩任總統任期內(2009-2017年),都因期中選舉挫敗而吃了許多苦頭。歐巴馬所屬的民主黨先是在2010年11月的期中選舉,輸掉眾議院而成為少數黨;第二任時更在2014年11月期中選舉中大敗,成為參眾兩院的少數黨,該次州長席位更僅拿到19席(38%)。歐巴馬因此內政外交徹底「跛鴨」;當時國會更常杯葛預算的通過,甚至造成數次美國政府關門的窘況;種種這些都源於期中選舉的失利。

 

但以此次期中選舉而言,即使民主黨獲得眾議院多數,對於有些川普想要以及正在推行的重大財經政策,可能也不會有太大改變;例如擴大基礎建設的實施,或是美中貿易戰所提出對中國的要求等等;因為這些政策畢竟符合美國目前的主流民意。但對於一些涉及社會價值觀的議題,例如移民政策爭議、《平價醫療法》的廢除等等,就應該會受到選舉結果的影響。更關鍵地,如果民主黨至少拿下參眾兩院一個院的多數,川普的後面兩年任期,就不會像前面那麼輕鬆;而且2020年的連任之路,就也不見得那麼容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