輝瑞疫苗問世 恐面對貧富懸殊挑戰
(文:曾逸凡, 聯合報 第A13版民意論壇, 2020/12/7)

疫苗文章

美國製藥公司輝瑞(Pfizer)才在前兩周向食品藥物管理局(FDA)申請新冠疫苗的緊急使用授權,如今英國搶先批准疫苗的使用權,本周開始施打。雖然這對全球無疑是好消息,輝瑞的疫苗卻可能從現在開始才要面臨最大的挑戰。

首先,與競爭者莫德納(Moderna)相同,輝瑞的疫苗使用訊息核糖核酸(messenger RNA)技術,為世界創舉,不僅將翻轉新冠疫情,更改變從今以後疫苗的結構。傳統的疫苗中皆包含了病毒的一小部分,以其刺激人體的免疫系統,而mRNA技術則是使用與DNA成分相同的遺傳物質,教導人體產生相對應的蛋白質抗體,加以防治病毒的侵入。此技術雖然大大縮減製造疫苗所消耗的時間,並可能在將來成為與癌症相關的突破性關鍵,卻也成為此次疫苗開始生產後最大的瓶頸。

輝瑞第一批釋出的疫苗除被英國、歐盟國家下單之外,也已經接到亞洲少許國家(包含中國)的訂單;但是,這些疫苗在各國大量生產極可能步步艱辛。因為疫苗的構成,它們必須被保存於攝氏負七十度以下的超低溫,且如果未在製造後的五天內施打,將會完全失效。此情況使各國註定需花費大量時間與金錢,從貯藏設備、運送方式等從零搭建起健全的配送網絡,也將大量生產的能力局限於擁有足夠財力的經濟體。就算國家有能力負擔整個製造、配送過程,疫苗最終價位也可能只有少部分都市人口能負擔。此現象應驗了眾多人對新冠疫情發展的顧慮:就算疫苗成功被製造、核准並大量生產,也只有較有錢的人,甚至是國家,才可施打。

舉例來說,與中國相鄰的印度目前位居世界疫情第二位,約有九百五十萬人確診。雖然如此,要在氣候炎熱、資源有限的印度大量生產批發輝瑞疫苗,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。雖說輝瑞與少數開發中國家也簽下合約(如祕魯、厄瓜多爾與哥斯達黎加),但是劑量都少於一千萬,指向極有限的分發配送。

如同過去每一次的全球大流行,新冠病毒對低收入、低資源的國家與人口將造成最大的影響。令人擔憂的是,這些需求最迫切的人得到施打疫苗的機會恐怕也最為渺茫。雖然輝瑞和莫德納昂貴的新技術可謂「人類的一大步」,但是如何在貧富中取得某種程度上的公平,可能會是世界各國接著面對的最大課題之一。

總觀看人次 119 total views, 今日觀看人次 3 views toda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