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憶如:比特幣衝破1萬9千美元 挑戰全球央行
( 文:劉憶如,聯合報,第A11版, 2020/11/25)

比特幣昨天續漲衝破1萬9千美元,逼近三年前創下的2萬美元歷史高點。今年比特幣再度飆漲,漲幅勝過全球各國股市,也勝過黃金、白銀等商品。今年第一季,比特幣自7千美元上漲至1萬美元後,下跌至4千美元;但自三月下旬起一路上漲至昨(24)日傍晚六點的19,128美元。

自最早一萬枚比特幣換得兩塊披薩的交易開始,存在於虛擬世界中的比特幣,與真實世界有了交集;也自此展開雲霄飛車的價格旅程。過程中,許多人認為比特幣反映的只是投機炒作下的泡沫現象,遲早要崩盤,甚至像十七世紀的荷蘭鬱金香狂熱一樣,終將消滅;但比特幣歷經好幾回價格暴跌,卻總是自谷底回升;展現出不同於泡沫的韌性。值得探究的問題是:比特幣的魅力,或說比特幣的價值,究竟來自何方?

今年比特幣上漲原因其實不少,但供給量相對稀缺,還是最為關鍵。今年三至五月間,美國聯準會多印了70%的美鈔;且在三月下旬時宣布實施「無上限QE」。當央行對未來將要增加多少美元的發行,提出一個「無上限」的口號時,美元的價位,著實易跌難漲。三月下旬至今,美元指數下跌近11%;同期間,供給量相對穩定的資產則全面上揚;黃金上漲23%,白銀上漲99%,比特幣更上漲378%。「物以稀為貴」,並不難理解。

另外,除了今年全球主要央行浮濫發鈔之外,比特幣供給數量有限在今年也更為凸顯。依比特幣發行人「中本聰」的程式設計,比特幣的總產量雖為固定(2,100萬枚),但產出數量每四年減半,將在2140年前依密碼方程組全部產出。比特幣出世至今12年,目前已生產出1,854萬餘枚,占總供給量約88%,表示在未來的120年間,將只有剩餘的245萬餘枚比特幣可產出,空間不大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五月起的未來四年,比特幣的產出數量,進入「第三次減半」,每一個區塊的生成,將只有6.25枚比特幣的產出;供給量的稀少性因此更加被凸顯。

著名的政治哲學家、也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海耶克(Hayek),在他極具影響力的著作《通往奴役之路》中,對「政府指導」的制度,提出許多批判。尤其海耶克在《貨幣非國家化》一書中主張,「貨幣的發行不應由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所壟斷」;比特幣橫空出世不但是對中央銀行的挑戰,更是對這個世界,提供「法定貨幣」之外,另一種貨幣的存在。

因此,比特幣發行至今十二年來,即使許多央行提出批評,但比特幣終究還是在「貨幣發行」的世界中,取得了一席之地。另外,以比特幣為首的各種民間「數字貨幣」的發行,現已高達7,000多種。即使其中多數不具「貨幣」性質,但不容否認的,「貨幣的發行」終究已走出由央行壟斷局面;比特幣與「法定貨幣」之間的競爭,也許才正要開始。

【原文刊載於《聯合報》,第A11版】

總觀看人次 70 total views, 今日觀看人次 1 views today